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欢迎光临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例研析

转化型抢劫犯罪使用暴力“当场性”的认定

时间:2014-07-21 09:11:24  来源:  作者:

 转化型抢劫犯罪使用暴力“当场性”的认定

李红敏

 

案情

201210月,被告人佘某甲及其妻雷某与被告人佘某乙及其妻刘某共同商议到武夷山市以色诱按摩方式盗窃他人钱财。2012102319时许,雷某在路边以色情按摩为由将被害人刘某骗至武夷山市崇安街德辉百货二楼柴火间内。被告人佘某甲在附近见雷某已拉到客人,遂尾随其后,并打电话给被告人佘某乙,称雷某已拉到客人,叫被告人佘某乙一同前来。按摩前,被害人刘某按照雷某的要求,脱下外裤和外套,并将裤子和外套放置在床头柜上。按摩期间,被告人佘某甲趁被害人刘某不备,用钥匙打开房门,进门将被害人刘某放在床头柜上的裤子偷出,从裤袋内搜得一叠百元面额的人民币(7000元),然后把裤子又放回原位。正当被告人佘某甲准备关门离去时,被害人刘某发现有人偷窃,遂从床上爬起并将正准备关门离开的被告人佘某甲抓住,要求佘某甲还钱。被告人佘某甲遂将偷得的钱还给被害人刘某。被害人刘某将钱要回后,便穿好裤子,从房间出来,往楼梯下走。被告人佘某甲发现被害人刘某尚有一件衣服在房间内没拿走,便将衣服取出放在二楼过道的一个木板上,并提醒刘某还有一件衣服没拿走,同时将放在木架子下的一把水果刀拿出放在身上。被害人刘某已行至楼梯转弯处时听到被告人佘某甲的提醒,遂沿楼梯返回取衣服,行至二楼过道时与被告人佘某甲相遇,被害人刘某抓住被告人佘某甲欲扭送其前往公安机关报案。被告人佘某甲不从,当场对被害人刘某实施殴打,被告人佘某乙闻讯亦赶至现场,与被告人佘某甲共同殴打被害人刘某。期间,被告人佘某甲拿出刀具朝刘某大腿、臀部等部位连续乱捅,致刘某无力反抗后,二被告人逃离现场。经法医鉴定,被害人刘某全身多处创伤、肋骨骨折、血气胸(肺组织压缩约10%),损伤程度属轻伤。

201210243时许,二被告人在建阳市金鑫宾馆208室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审判

武夷山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佘某甲实施盗窃行为,为抗拒抓捕而当场使用暴力,持刀致一人轻伤,被告人佘某乙明知被告人佘某甲实施了盗窃行为,为了帮助被告人佘某甲抗拒抓捕而当场使用暴力,二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被告人佘某甲、佘某乙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佘某乙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且犯罪较轻,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二被告人虽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提出异议,但归案后如实供述大部分犯罪事实,可以作为酌定从轻处罚的情节。为此,武夷山法院于20131014日作出(2013)武刑初字第10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一、被告人佘某甲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二个月,并处罚金4000元。二、被告人佘某乙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三、被告人佘某甲、佘某乙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各项经济损失共计83812.21元。二被告人互负连带赔偿责任。四、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的其他诉讼请求。五、没收作案工具水果刀一把,予以销毁。宣判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及二被告人未提出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分歧

对被告人佘某甲所实施的犯罪行为的定性,存在两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佘某甲构成盗窃罪和故意伤害罪,两罪应当数罪并罚。理由:1、被告人佘某甲已着手实施盗窃行为,但在被害人发觉并制止时,已经停止了盗窃行为,并将所窃取的现金归还给被害人,构成盗窃犯罪的未遂。2、被告人佘某甲虽然在实施盗窃后使用了暴力,但并非是当场使用暴力。被告人佘某甲对被害人使用暴力的行为发生在双方均已离开现场之后,是独立的犯罪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人佘某甲实施盗窃行为,为抗拒抓捕而当场使用暴力,持刀致一人轻伤,被告人佘某乙明知被告人佘某甲实施了盗窃行为,为了帮助被告人佘某甲抗拒抓捕而当场使用暴力,二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条规定:犯盗窃、诈骗、抢夺罪,为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或者毁灭罪证而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该条是关于盗窃、诈骗、抢夺犯罪向抢劫罪转化的规定。依据该规定,转化型抢劫犯罪的构成,必须符合以下三个条件:1、必须实施了盗窃、诈骗、抢夺的行为;2、必须是在实施盗窃、诈骗、抢夺行为的过程中,当场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3、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必须是为了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或者毁灭罪证。本案中,被告人佘某甲实施了盗窃行为,且为了抗拒抓捕而使用暴力,并致被害人轻伤,这点是没有疑义的。争议的焦点在于佘某甲所使用的暴力是否具有当场性

所谓当场,主要是指盗窃、诈骗、抢夺的作案现场。另有一种情形,就是如果行为人逃离现场时即刻被人发现并被紧追不放,其过程属于现场的延伸,也应视为当场。从表面上看,本案盗窃行为发生的现场与暴力实施的现场并不在同一地点,在时间上也有短暂的间隔,不太符合转化型抢劫当场性的构成要件。然而,仔细分析本案,行为人实施暴力行为与盗窃行为及抗拒抓捕行为在时间上具有连续性,仍应视为当场使用暴力。

本案案发时,被告人佘某甲实施的盗窃行为已经终了,只是因其犯罪行为被被害人发觉并制止而未能得逞,因此,其转化型犯罪的前因是实施了盗窃行为。在佘某甲所盗财物被拿回后,被害人刘下楼准备离开,此时被告人佘某甲发现被害人的一件衣服没拿走,便把被害人的衣服放在走廊的一个木架子上。佘某甲提醒已下楼的被害人衣服尚未拿走后,还把其放在木架子底下的一把水果刀拿出放在身上。当被害人上楼取衣服时,提出报警,佘某甲为抗拒被害人的抓捕,而使用其事先已身怀的水果刀对被害人实施伤害行为,并致被害人轻伤。被告人佘某甲所实施的上述一系列行为在时间上具有客观的连续性,暴力拒捕的行为与盗窃犯罪行为具有法律意义上的因果关系。因此,法院对被告人佘某甲所实施的犯罪行为定性为抢劫,是符合法律规定的。

                       

 

 

                       作者单位:武夷山市人民法院

                        联系电话:18960636077

上一篇: 老旧房屋土地所有权契纸法律效力的认定
下一篇: 居间人未取得明确授权而代签房屋买卖合同的,效力应如何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