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欢迎光临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例研析

无名氏道交事故死亡,费用支付单位有权向保险公司及侵权人主张权利

时间:2014-10-21 09:07:00  来源:  作者:

 无名氏道交事故死亡,费用支付单位有权向保险公司及侵权人主张权利

 

徐希法 何为一

 

【案情】

2012年11月25日10时29分,被告雷某真驾驶借来的轿车(轿车车主为被告林某、叶某)超越前方同向骑自行车的无名氏时发生碰刮,致自行车失控后又与后方同向被告雷某灵驾驶的轿车发生碰撞,造成无名氏受伤、三车受损的交通事故。该起事故经公安机关认定为:被告雷某真与被告雷某灵负事故的同等责任,无名氏无责。事发后,无名氏经抢救无效死亡,共花费医疗59,634.88元,被告雷某真、雷某灵支付了18,700元,被告人民财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付了医疗费10,000元,余额30,934.88元由原告某医院垫付。此外,原告还垫付了无名氏护理费38,760元,垫付无名氏生活用品支出2,352.8元,垫付抬尸更衣费600元。垫付事后,原告多次找被告协商未果,故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人民财险、太平洋财险应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平安财险在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被告雷某真、雷某灵、林某、叶某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后仍的不足的部分承担赔偿责任。

同时查明:被告雷某真所驾驶的轿车向被告人民财险投保了交强险,在被告平安财险处投保了商业险,在被告平安财险处投保了商业险;被告雷某灵所驾驶的轿车向被告太平洋财险投保了交强险。

 

【审判】

邵武市人民法院经审理后,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1、被告人民财险应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支付原告某医院损失6,452.2元;2、被告中国太平洋财险应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支付原告某医院损失16,452.2元;3、被告雷某真应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支付原告某医院损失13,870.24元;4、被告雷某灵应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支付原告某医院损失13,870.24元。

 

【评析】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自2012年12月21日起施行。本案是《解释》施行后,我院受理的第一例涉及无名氏道交事故赔偿的案件。虽然《解释》对主体责任、赔偿范围、责任承担、诉讼程序、适用范围5个方面做出认定,但具体到本案,原、被告对此仍然存在争议。综而观之,本案争议的焦点为:1、原告是否可直接向被告主张权利;2、原告的损失如何确定;3、原告的损失如何承担。

一、原告是否可直接向被告主张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被侵权人死亡的,支付被侵权人医疗费、丧葬费等合理费用的人有权请求侵权人赔偿费用,但侵权人已支付该费用的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三款规定:被侵权人因道路交通事故死亡,无近亲属或者近亲属不明,支付被侵权人医疗费、丧葬费等合理费用的单位或者个人,请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具体到本案中,原告某医院为抢救无名氏垫付医疗费等费用,在无名氏的近亲属不明的情况下,根据上述规定有权向相关保险公司及侵权人主张权利,因此,原告的主体资格适格。

二、原告的损失确认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本案中,原告某医院为受害人支付的合理费用为:医疗费30,934.88元(已扣除被告雷某真、雷某灵支付的18,700元及被告人民财险先行赔付的10,000元);护理费:1、对保险公司而言,参照上一年度服务行业标准计算,即34,547元/年÷365天×(13天+117天)=12,304.4元;2、对被告雷某真、雷某灵而言,按二人确认的每人每天工资标准计算,即为13天×120元/天=1,560元、117天×150元/天=17,550元,合计19,110元;原告主张的请护工给无名氏抬尸及更衣费600元,应属丧葬费用,故予确认;原告主张的为无名氏购买相关生活用品支出的费用,但未能提供相应的证据予证明,故不予确认。

三、原告的损失如何承担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三款明确规定:“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故原告的损失可由被告人民财险、太平洋财险在交强险责任范围内予以赔偿,故被告太平洋财险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原告代付的医疗费10,000元;护理费(按上一年度服务业标准计算)12,304.4元、丧葬费600元由被告人民财险、太平洋财险在交强险范围内各赔偿50%,即6,452.2元。不足部分即医疗费20,934.88元、护理费(按被告雷某真、雷某灵承诺的标准计算)19,110元-12,304.4元(由保险公司赔偿额)=6,805.6元,合计27,740.48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据此,原告为无名氏支付的合理费用在由保险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后,仍有不足的部分,有权要求侵权人(被告雷某真、雷某灵)赔偿。故被告雷某真、雷某灵对保险公司赔偿后不足部分各承担50%(两被告负事故的同等责任),即13,870.24元。被告林某、叶某、平安财险不承担本案责任。

 (作者单位:邵武市人民法院)

上一篇:本案被告人坦白及主动退赃情节,能否减轻处罚?
下一篇: 老旧房屋土地所有权契纸法律效力的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