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欢迎光临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例研析

本案被告人坦白及主动退赃情节,能否减轻处罚?

时间:2014-09-01 08:53:06  来源:  作者:

 本案被告人坦白及主动退赃情节,能否减轻处罚?

李润民  吴薇
 
【案情】
被告人金某经营一家品牌美容院,因经营不善造成严重亏损。2008年1至6月间,金某对外虚构其将开展“人胎素”经营项目的事实,以高息借款、办理VIP会员卡、骗取担保借款等手段,从客户、朋友处骗取财物合计88万元,并将上述款项用于归还先前其它债务。2011年10月,资金链断裂,金某潜逃案发。在案件审查起诉与审理过程中,金某的家属代为退赔被害人的全部经济损失,被害人表示对被告人予以谅解,请求司法机关对其减轻处理。
 
【分歧】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合议庭对被告人金某的行为构成诈骗罪没有异议,但对被告人坦白及主动退赃情节是否属于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因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情况,能否减轻处罚,存在分歧。
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坦白情节不属于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因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情况,不能减轻处罚。理由为: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规定“因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因此,适用该条款应当符合三个条件:第一,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现实可能性;第二,特别严重后果与犯罪行为的直接关联性;三,特别严重后果最终没有发生。本案被告人金某的行为导致客户、朋友被骗88万元,特别严重后果在案发时已然发生,只是后来通过被告人家属退赃消除了后果,因此不符合上述规定,故不能适用。
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人金某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其亲属积极主动退还全部赃款,从而挽回特别巨大经济损失,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业已发生的特别严重的后果得以消除,应与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情形等同评价,依法可以减轻处罚。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为:
1、本案被告人金某坦白及主动退赃情形可与“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等同评价。刑法修正案(八)新增的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是对我国坦白从宽刑事政策的法定化,对于在司法实践中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节约司法资源具有重要意义。尤其是该条文明确规定了在特定情况下的价值较高的“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坦白。在侵财型犯罪中,公安机关根据犯罪嫌疑人因如实供述而提供的赃款线索,进而追回数额特别巨大的赃款,应被认定为避免特别严重后果损失。这种情形的司法实践中较为少见。大多数情形是犯罪嫌疑人已将数额特别巨大的赃款挥霍,而致无从追赃,这时,其家属愿意代为全部退出赃款,从结果意义上看,被害人的损失均得以全部挽回。此外,假设司法实践只认定前者,难免会让犯罪嫌疑人与其家属或利害关系人抓住法律的漏洞,在案发前达成攻守同盟,出现司法人员根据犯罪嫌疑人提供的线索进而追缴到的巨额赃款,实为犯罪嫌疑人的家属或利害关系人为给犯罪嫌疑人争取量刑上的优惠而默认被追缴的合法财产的尴尬局面。因此,将本案金某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其亲属积极主动退还全部赃款,运用“等同评价”的思路对金某减轻处罚,可以鼓励犯罪嫌疑人到案后积极作为,挽回损失,破坏的社会关系。
2、“如实供述罪行”与“避免特别严重后果”之间必须具备的因果关系可作适度扩张解释。根据刑法的解释方法,在不违反罪行法定原则的前提下,可对“如实供述罪行”与“避免特别严重后果”之间的必须具备的因果关系作适度扩张解释,将间接因果关系纳入其中。例如,盗窃案中的被告人如实供述盗窃的事实后,又退缴数额特别巨大的全部赃款的,案件中具备了“如实供述罪行”与“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两大要素,唯独或缺两者之间的直接因果关系,此时,可否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对被告人减轻处罚?笔者认为,尽管特别严重后果的避免不是直接源于如实供述罪行的行为,但实践经验表明,被告人意识到自己的罪行并加以如实供述,是其自愿认罪的前提,而不认罪的被告人基本上是不会积极退赃的,惟有认罪才可能产生退赃等悔罪行为。因此,“如实供述罪行”是通过促使被告人自愿认罪这一介质对退赃退赔发生积极影响,换言之,此时“如实供述罪行”与“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之间存在着间接因果关系。因此,理论上可以对具备如实供述罪行并退赃数额特别巨大的被告人减轻处罚。
3、对被告人金某减轻处罚符合宽严相济刑事政策要求及罪刑相适应的刑法原则。罪行相当原则的基本价值蕴涵就在于公正,基本含义是刑罚的轻重应当与犯罪的社会危害性程度和行为人的人身危险性程度相适应。在侵财型犯罪中,犯罪客体是被害人实际遭受的财物损失,如被告人退赔数额特别巨大的全部赃款时,由于财物之间可以货币作为中介实现等价交易,使得一度被侵害的客体或法益得到修复,其行为的社会危害性程度相应大幅度地降低,理当对被告人从宽处罚;从人身危险性角度看,具有坦白情节的被告人还退赔全部赃款则反映出其真诚悔罪的决心,相应的人身危险性也亦明显降低。对于这种社会危害性和人身危险性已然大幅度降低的案件,我们应当给予被告人更多的量刑优惠或兑现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相反,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及其家属考虑到即使不惜余力地全部退赔数额特别巨大的款项时,仍不能享受其所期待的量刑优惠时,自然选择“破罐子破摔”;另一方面,涉案数额特别巨大的侵财型案件的被害人往往涉众,被害人在获赔无望的情况下,常聚众上访或越级上访,企求得到非常规途径救济,严重影响社会秩序和司法程序。
综上,本案被告人金某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主动归还全部赃款,挽回特别巨大经济损失,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特别严重后果得以消除,此情形应与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情形等同对待,可减轻处罚。
 
(作者单位:邵武市人民法院)

上一篇: 车辆挂靠运营情况下,驾驶员与被挂靠单位是否存在劳动关系?
下一篇:无名氏道交事故死亡,费用支付单位有权向保险公司及侵权人主张权利